我把竹马我ntr了我的竹马是耽美吗

本帖最后由 一橙 于 13:46 编辑

CP完结 Tag预警:NP 主受 三观不正 强取豪夺 大波狗血(-ω-)

今天是我竹马钟涵泽和他男友纪华安在一起的周年纪念日
我和旁的朋友一起坐在party包里看他们撒***。
我竹马给他订了一周的希尔顿蜜月套房晚餐又预约了外滩三号的望江阁。
又折腾着让我竹马带我们这群兄弟一起彻夜庆祝
我看着他倆甜甜蜜蜜的接吻,觉得我竹马大概是瞎了
更新作者自荐版附件━━蛋蛋;

  “不要紧张纪华安已经不能正常表达了。”他凑近我耳边轻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被这人温热的吐息烫得禁不住往另一侧偏过头拉开了点距离。

  “新药剂量没控制好就这样了。”他漫不经心地说着抬手用指腹抹掉了我额上的冷汗。

  这动作就有些放肆了

  我特别想抬脚踹开这人,又怕撞碎不远处的陶瓷摆设动静太大引人注目只得退而求其次地挥开他的手,硬生生将这口气忍了下来:“那你怎么能知道紀华安会不会有天恢复过来!钟涵泽发现了怎么办!”

  不知为什么谭尧听到我提钟涵泽时,竟然低低笑了几声看我的目光带了些渏怪的怜悯。

  他意味深长道:“不管怎么样反正纪华安可从来没亲眼见过我,邀请函也不是我发的”

  我从他这话中品出了过河拆桥的意味,神色冷了下来也顾不得自己招惹不起这人,直接刺了回去:“谭尧你以前做事从来没留下过后患。这次是兴致来了想特意看看我的笑话?”

  “怎么会呢我当然想帮你解决这件事的。”谭尧故作无奈地摊手“只是当初你自己又拒绝了我提出的报答……”

  我看着这人惺惺作态,深感当初与虎谋皮的自己简直是蠢到了极致平白奉上把柄,愈发烦躁起来:“什么条件直说”

  “我一直觉得你的眼睛特别漂亮。”谭尧垂下眼看我我被他意味不明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心想总不见得这死变态要我一只眼睛吧那我还是宁愿被钟涵泽收拾一顿。

  就听得他缓缓吐出了后半句:“修明我想知道你哭的时候,这双眼会不会更好看”

  谭尧伸掱攥住我的下巴,力道大的令我骨头都有些发酸偏生语气还是轻柔的很:“当然……是在床上。”

  “这个条件接受吗?”

  不洅通过视频对话直面谭尧暗沉晦涩的视线使我感到了强烈的压迫感。

  被这人如有实质的目光近距离地一寸寸扫过时就仿佛被s-hi冷的蛇信舔舐了一番,黏腻又令人不自在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如您认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做出处理

本站绝不容忍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地区法律相抵触的言论.本站所有内容均会审核,如有遗漏,敬请告知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我ntr了我的竹马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