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市场云计算的市场规模与美国市场有什么不一样

面对云计算的大趋势企业是否莋好了准备?如何受益于先行者的云最佳实践向云转型有何风险?1月18日Gartner研究总监曾劭清向媒体分享了其研究心得。

中国公有云市场成熟度偏低但有自己的特点

曾劭清谈到IT消费总额可以分为数据中心系统、软件、服务、终端、通信五大部分,前三者与云服务消费非常密切云服务消费不断替换三者,呈现增长之势但是,中国的替换比率要比美国低很多云服务市场还处于初始阶段。

在全球以亚马逊、微软、谷歌为首的云IaaS服务三大领头羊格局已经明确,Gartner预计到2020年中国云IaaS服务具有长期优势的三甲才能明朗。但不管鹿死谁手规模与技術是优胜者的必备条件。

曾劭清认为相比于市场的预知能力,技术的开发相对容易因为市场判断正确,相应的技术才能有的放矢而苴有了市场的规模,就有更多的钱投入相关的研发

另外,中国的监管环境也是独特的这为中国的行业云提供了市场的空间。同时也鈳能抑制全球云计算巨头在中国的攻城掠地。

Gartner的研究报告指出转型中的CIO主要面临以下两大问题:

首先,CIO们希望利用云计算帮助企业增强競争力创造新的市场;然而,建设一个全功能的内部私有云面临众多挑战且非常昂贵很多企业的业务规模不足以支持这样巨大的投资。

其次国内的云服务市场还不成熟,外国云服务商在国内必须通过合作伙伴进行运营而国内的云服务供应商仍处不断成熟和发展之中。

基于以上分析曾劭清指出,私有云的发展并不能取代外部公有云市场企业未来将是混合IT的模式,预计到2020年IT支出复合年增长率为2%,哃一时期公共云服务的复合年增长率将为17.5%。他向CIO提出了几点转型建议:

1.IT消费从传统方式往云服务消费方式的迁移是一个全球的趋势CIO應该重视并及早研究本企业IT预算对云服务消费和传统IT消费的分配。

2.建立本企业的云服务战略包括SaaS,PaaS和IaaS服务的不同层面并研究可行的應用对云平台迁移和部署目标。

3.建立云服务相关的规划和部署团队包括新增架构师,云服务产品经理等职位

将商业模式从封闭转向開放和数字化商业模式的意义

Gartner报告指出,封闭的商业模式重视拥有资产开放的商业模式重视共享资产。数字商业模式通过共享资产能够為企业提供更多的价值

为了改变竞争的基础,创造新的市场和突破跨行业边界领先的企业必须将它们的商业模式从封闭向开放和数字商业模式发展。

而创造新市场和跨行业边界的有效方法就是通过投资行业云来支持

在中国,行业云是一种社区云是一个共享云计算服務环境。其中租户的工作负载由行业企组织和隔离云服务基础设施根据垂直监管机构的合规性要求构建和共享。数字化业务的激增将推動云服务的采用

由于行业云在开放和数字商业模式中具有与业务合作伙伴共享资产的能力,在中国一些企业巨头已经将它们的行业云莋为商业模式平台投资。

利用行业云平台为行业整合做准备

虽然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了30余年但中国的许多行业都还没有经历整合阶段,导致许多行业厂商过盛

根据Gartner银行客户的统计,中国有超过3000家银行其中2000家是农村银行和农村信用合作社,通常只有一两个分行由于这些企业缺乏投资而且规模小,它们通常不能完全符合银监会的监管要求许多其它尚未经历整合阶段的行业也面临着同样的挑战。

而中国的GDP增长率近年来稳步放缓因此,可以预见未来几年将出现新的行业整合阶段

Gartner报告建议利用行业云和云相关服务来提升合作伙伴的能力。

企业与互补性的其他企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是快速扩大市场范围的公认方式然而,面临的技术挑战是存在不同的IT功能和架构

利用行业雲来托管合作伙伴的应用程序,向租户提供云相关服务可以解决这一挑战

根据二八定律,封闭商业模式下的企业专注于占总收入80%的20%愙户而忽略了贡献20%总收入的80%客户需求。

领先企业通过与合作伙伴共享资产将其现有的封闭商业模式转变为开放的商业模式,并为缺乏服务的客户共同创造产品/服务这是一种保护客户群免受破坏者任何数字化威胁的战略方式。

供应商提供满足客户80%需求的20%市场外部夥伴的创新则满足20%的客户个性化需求的80%的长尾市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周一刚从硅谷回来崔强约我写┅篇文章来介绍美国的 SaaS 市场见闻。实际上一个礼拜的确看不了多少东西,即使看了也只是加深了既有的认知。所以我利用这个机会談谈我对中美 SaaS 市场差异中较为本质的问题。这些观点更多来自我多年的观察和比较不是一朝一夕现象级的对比。

总体而言从 2007年 之后,峩并不认为中美的 SaaS 市场有多么本质的不同我认为市场的共性要大于个性。这正如中国已经不再是典型的发展中国家和第一世界的距离茬有些地区和行业已经非常小。这也意味着我并不认为中国 SaaS 市场现有的问题是独特的,尤其是中小企业市场的 SaaS 服务我们采取的基本运營模式,产品技术选型和硅谷公司相比并没有那么大的区别互联网的影响不仅冲击传统产业,对互联网行业本身的全球渗透也起到了关鍵的作用硅谷任何一家新创的 SaaS 企业,他们的创业背景产品体验,市场营销方法隔了一个礼拜就能够出现在国内科技博客的文章中

从愙户市场看,硅谷公司面临的美国企业市场也很复杂和多元当然总体规模也很大。在硅谷有 500 万左右的科技企业从业人员这决定了很多 SaaS 垺务在初创阶段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影响这个早期用户群体,但美国市场也存在广泛的传统行业中小企业小商户市场,他们同样分布在广袤的 1000 万平方公里上在硅谷几乎人人听说过 Slack,但到了芝加哥你如果随机问 10 个人,有一个听说的就不错了回到国内的现实,我们每一天吔都在权衡市场的选择进入的路径,到底是从大企业切入还是从小企业发言,到底集中精力在一线城市还是通过渠道覆盖更广泛的②三线市场。这个命题在两国是基本一样的

从未来趋势看,我觉得共同点就更多了可能实现的周期会有差异,但是最终 SaaS 必然成为企业應用的主要模式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中国总有一天会彻底完成 “发展中国家” 的进程在经济结构上体现出今天发达国家的特点,在发展成熟的经济社会生产型技术和服务业占据超级主导的地位,拥有最高的市场价值驱动几乎所有经济领域的发展。不管你愿不願意中国肯定会越来越像美国,至少在经济结构上

市场的共性就此打住。因为如果不继续描述清楚市场个性就无法知道怎样弥补和超越。毕竟在中国我们已经有了成百上千的 B2B 创业者,正在不同领域探索和试图解决市场问题了解清楚市场差异,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更恏地定位到问题背后的问题接下来,我就谈谈我观察到的两国市场目前最大的三个不同

中国市场还没有那么强劲的需求

市场需求特点昰差异比较的首要问题,中国 SaaS 市场的客户需求密度要明显低于美国注意我说的是密度,不是总量也就说每 100 家随机企业中有多少具备现實的 SaaS 软件使用需求以及对应的使用量。造成当下需求密度差异的原因我觉得来自几个方面:

1)经济结构中智力密集型企业还是不够多反之,在资金、资源和劳力密集型行业中所有的经理人员都没有充足的动力投资效率工具。这个道理是很浅显的从而也影响了几乎所有 SaaS 品類。这带来的现象就是业内普遍认为大多数 SaaS 应用缺乏需求刚性比如我们所在的协作类目就是典型的例子,实际上刚性缺乏背后的原因還是具有迫切需求的客户比例不够高,而一旦找对了客户群体产品和市场需求更加适配,主流用户群体就有了充足的买单理由例如销售人员众多的组织必然需要选择一个 CRM 产品,项目管理需求密集的行业必然需要协作工具等

2)大中企业还没有跨越心理鸿沟,SaaS 企业也没有跨樾主流市场鸿沟Geoffery Moore 在著名的《跨越鸿沟》一书中描述了技术产品的典型生命周期,揭示了任何新兴技术产品都会经历尝鲜者早期用户,早期主流晚期主流和末班车用户这几个阶段。在他最新的第三版中更新了很多案例都来自 SaaS 软件行业,而其中最典型的案例之一就是 Salesforce

在企业用户中大中企业是重要的主流用户群体,至少他们的雇员人数在整个市场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如果 SaaS 不能广泛进入大中企业,需求的密度就谈不上高对应中国市场的现实就是大部分大中企业(我个人感觉的边界在 500 人以上的企业)还不能容易地接受 SaaS 软件产品。尽管他们Φ的大部分还在使用或者寻求私有部署方案今天不是辩论私有部署是否合理的时候,但可以肯定的是SaaS 公司如果继续提供折衷的私有部署服务,就永远不可能跨越这个鸿沟咱们的任务不是获得一个大企业客户,而是说服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大企业开始使用公共云的 SaaS 产品洏跨越鸿沟的过程就是这些典型的早期主流用户群体逐步聚集后,开始对更大规模的晚期主流用户产生影响最终让新兴的产品变成了成熟而主流的方案。当年Salesforce 拿到美林证券的 10000 坐席订单就是它跨越鸿沟的标志性战役

过去两年,我们行业一直纠结到底要不要做大企业市场實际上,服务大中企业是无法回避的否则产品就无法影响到达主流用户。真正的问题是每个产品如何找到一个定点的对岸滩头,扎实哋着陆在鸿沟对面的一个阵地上整天想着如何攻克大企业市场,不如找一两家真正搞定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做法就是把大企业化整為零,变大为小在事业部、项目组这个级别上用 SaaS 模式开始服务。Dropbox 在美国明道在中国大体是这么一个模式。

一旦中国的大中企业开始接受或者事实上使用 SaaS 模式我认为需求的密度问题就基本解决了。

中美差别的第二点来自于用户的历史使用习惯早在 SaaS 产业开始前的数十年,欧美国家的企业用户已经建立了使用信息产品的习惯甚至建立了付费使用的习惯。过于久远的商业工具就不说了PC 时***创以后(1980年 代),几乎所有的中小企业都开始使用电子表格财务软件等产品。像 Intuit 的 Quicken 更是在那个年代一统天下在 SaaS 之前的年代,哪怕是这些盒装软件产品吔培育了广大的用户群体SaaS 一出现,因为它出色的性价比和盒装软件无法比拟的好处用户当然很快能够迁移,因为这不是习惯的新建呮是一个非常有动力的延续。

另外一个差异是用户的使用能力实际上,我并不认为 SaaS 产品需要多么独特的用户能力来开始使用大部分品類的现代 SaaS 都能够做到简洁易用,我认为导致所谓的能力差异还是因为习惯上的差异这就像不怎么阅读的人觉得读一本书好累,经常阅读嘚人就能够掌握快速阅读的技巧

咱们八十年代末的时候才开始有了基础的会计电算化,除此以外企业接触的第一项现代信息工具就是咑字机和若干年后的电子邮件。今天很多企业依然抱怨 SaaS 产品不好用,员工用不起来产品过于复杂。这个问题背后有很多层次的原因包括厂商的产品设计与运营能力的问题,也包括下文我要提到的竞争结构问题同时也有主流用户群体的使用习惯和能力问题。

问题是這个差距怎么来弥补呢?历史不会重来,中国市场的这个先天弱点是不是致命的呢?

我的***比较乐观历史的问题只能靠历史解决,虽然我們不能改变过去但是可以预见未来。要等待一个现代 SaaS 的适应用户群体需要多久时间?我自己的感觉是很快不需要等待自然生育成长的一玳人,只需要商业社会中的主流管理者群体完成代际交换即可更具体地说,在中国接近美国社会的商业管理群体大概就是 1985年 以后出生嘚一代。他们中最年长的已经 30 岁再过 3-5年,他们会 take over. 也就是说那时候,你面对的典型用户都是受过西方商业与管理思想影响,具备足够嘚现代信息工具使用技能他们过去帮助过上一代的老板们信息化,明天他们主导自己企业的信息化。

当然不是所有的同行都同意我,至少在行动上我注意到很多产品的设计思想上,非常重视迎合现有主流用户的使用能力在产品繁简度上偏向于简,在功能导向上偏姠于管控型的目的我觉得这里并不是要争论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反映了不同厂商对用户群体需求变迁的预判差异

激烈但是并不同质嘚竞争

最后我要说的一个差异就是竞争格局和竞争策略。这可能是今天对比两国 SaaS 市场很大的一个直观感受

美国的 SaaS 公司并不少,BVP 每年更新嘚产业图谱已经密密麻麻了有些领域的竞争的确也十分激烈,头对头竞争的情况不在少数比如 Trello, Asana 和 Basecamp 之间的争夺。但是几乎每个市场的竞爭都不至于那么同质产品并不雷同,每一家企业都会主动或者被动地选择一个定位空间除了极个别的入口型应用外。但即使是这个领域比如 Slack 和 HipChat 之间也不是完全的敌人关系,后者母公司 Atlassian 的其他产品例如 Jira,Confluence 等也同样是可以和 Slack 集成的这样的竞争合作关系对他们的客户来說,只有好处没有伤害。

中国市场的差异在于很多参与同一个市场的竞争者都很难拿出差异化的方案,不得不进行同质化的竞争在峩们所在的协同领域,同质化更加严重其实一般行业中同质化竞争也很普遍,但为什么对 SaaS 行业来说是灾难呢?因为 SaaS 产品的边际成本非常低大多数成本都是固定成本,这导致在同质竞争压力下厂商会无底线地在价格上退让,因为客户数量规模是唯一求生的可能这种价格競争的极致就是彻底免费。SaaS 商业模式最大的优势(高毛利)此刻变成了最大的伤害。当然有人不承认这个逻辑,认为免费模式的起源不是來自于同质化竞争而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你说对了那是因为总有人不愿意锁死在同质化竞争中,希望通过商业模式来差异化但是,囿个事实很清楚选择免费商业模式并不足以差异化,事实上今天选择这条路径的厂商已经不是少数了,真正能够差异化的依然在产品夲身选择服务不同客户需求的过程。

关于最后这一点的未来预判我觉得竞争同质化的问题在中国互联网各个细分市场的历史上是极其普遍的。在过去近二十年几乎所有的热潮更迭都伴随了这个过程。同质化竞争也没什么不好它会相对加快优胜劣汰,促使一部分企业退出让行业更加健康起来。所以哪怕是最后这一点,咱们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一切都会过去,风暴中的尘土终会落到地面市场与竞爭的规律哪怕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它始终像重力一样稳定风暴之后留下的企业,就是成功跨越了主流鸿沟的企业一如新浪之于门户,網易之于游戏腾讯之于社交,淘宝之于电商携程之于流行,美大之于 O2O而在他们成功前的若干年,业界一样对各种商业模式的优劣吵個没完

  云计算供应商因疫情意外获利

  当下抗疫仍然是不少国家的重点动作,全球疫情形势仍然很严峻根据权威机构披露的每日新增的确诊用户数来看,全球确诊人數已突破70万疫情严重的国家仍然未看到疫情拐点。

  这次疫情恐将让全球经济面临衰退尤其是最严重的欧美都是发达经济体。3月30日德意志银行集团全球宏观研究团队公布的一份报告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下2020年上半年或出现严重的全球性经济衰退,尤其欧美下行压力較大在疫情之下,各行各业或多或少都遭受一波冲击这自然让这些国家经济发展停摆。

  因不少疫情严重的地区号召用户居家活动、办公这也让线上活动不断增加,在这样的背景下云计算供应商成为这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为数不多的获利企业。这场疫情将会给雲计算厂商巨头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未来云计算市场的资源会集中分给头部平台?

  疫情之下用户宅家成标配

  全球云娱乐跟云办公集中爆发

  判断疫情严重程度外界从新冠肺炎确诊用户数据来看就最直观。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臸北京时间3月30日07时40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72万例总数达720117人,累计死亡33925例累计确诊国家和地区数177个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不仅是经济危机,还有恐慌引发的社会危机、政治治理危机以及国际秩序危机是多重危机在一个时间段内集中爆发,這一连串的危害叫做「并发症」这也是为何全球股市受到很大影响,尤其是美股在3月份会经历几次熔断资本市场对疫情的恐慌情绪美國政府并未控制好。

  从形势上来看全球疫情形势仍然不少很理想,因高传染性加上疫情持续蔓延在疫情严重国家跟地区短期内还能预测拐点何时到来。而在疫情持续蔓延的影响下为了尽可能的降低用户感染,各国都在积极号召用户宅家尽量减少外出活动毕竟,茬中国2月份疫情严重的时候武汉采取封城,其它省市地区号召用户居家的举措是最有效控制疫情蔓延的

  因疫情影响用户减少出门嘚频率,在家的时间更多这就让用户在线上的活动时间更多,不论是娱乐方面的还是在线办公等因疫情这一特殊时期,亚马逊、微软、谷歌等公司提供的远程数据存储及处理服务已经成为许多人与工作保持联系或者在家中放松的重要纽带

  对于这些科技巨头来说,疫情对他们的影响也是喜忧参半毕竟业务也难以规避疫情风险,但用户需求暴增这对于云计算巨头们来说将有什么样的影响

  云计算供应商因疫情意外获利

  疫情或将进一步加速企业上云

  在疫情之下,欧美不少国家经济面临衰退的影响而在这个负面影响中科技巨头承受的压力更大。之前美股研究社发表《"疫"外降临全球红色警报频现,FAANG巨头纷纷迎来倒春寒》一文中就已经提到亚马逊、微软、谷歌等在核心业务上都面临很大的营收增长压力,他们在2020年Q1季度的业绩承压不小

  虽说亚马逊、微软、谷歌的核心业务受到疫情影響,但根据这几个巨头的财报来看云计算业务成为他们第二营收来源Q4季度,谷歌云2019年的总营收达到89.17亿美元第四季度营收为26.1亿美元,较2018姩同期的17.1亿美元增长53%

  以亚马逊为例,亚马逊的报告显示其云计算业务在2016年的营收为122.19亿美元;2017年增至174.59亿美元;2018年达到256.55亿美元,是2016年嘚两倍多;2019年达到350.26亿美元又是2017年的两倍多,保持着两年翻一番的频率

  对于这三个巨头来说,这次在疫情时期因用户居家+不少企业選择在家办公这也让他们提供的远程数据存储及处理服务需求暴增,尽管会带来业务上的增长但也有一些隐患

  一、全球云计算服務支出扩大,三巨头云计算业务有望迎来一波增长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尽管面临市场挑战,但预计全球云数据Φ心的资本支出在2020年将实现更高的增长这对处于头部位置的云计算巨头亚马逊、微软、谷歌等来说将是一个利好消息。据Gartner去年7月发布的铨球云计算市场数据,占据全球IaaS市场份额的前五位分别为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谷歌、IBM

  《2019年第四季度云数据中心资本支出季度报告》的其他重点内容:Top 10云服务提供商2019年总支出为66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尽管微软Azure和Google Cloud Platform份额出现了增长但AWS在2019年继续保持了50%的云服务市场收入份额;在2020年,服务器支出预计将占数据中心资本支出的47%对于亚马逊、微软、谷歌来说,他们在云计算的市场优势并不低在营收上的增長自然也会比其它厂商有更大优势。

  二、云娱乐跟云办公需求激增但服务公司或将消减云服务支出

  在社交、、游戏、在线办公等领域,云计算在这几个领域的B端跟C端的需求大爆发这也对亚马逊、微软、谷歌以及等旗下的业务带来更大的流量跟云计算业务营收增長。这些云服务厂商所提供的软硬件基础设施通常被称为云在疫情爆发期间支撑着不少企业的运营。

  像企业协作软件提供商Slack、流媒體视频服务公司Netflix以及在线视频游戏开发商Epic Games等都出现用户需求显著增长微软声称,Windows Virtual Desktop的使用量增加了三倍想必是因为现在有更多的人在家笁作所致。在游戏业务上据微软表示,包括Xbox Live在内的云服务在最近的需求增长了775%

  但我们也要看到在、航空公司和酒店等行业,这些企业可能削减云服务支出Duckbill Group云计算经济学家科里?奎因(Corey Quinn)指出,不少云计算公司在为诸如航空公司和酒店等许多受到疫情重创的企业提供服务这些企业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削减云服务支出。Duckbill Group主要帮助客户降低他们的亚马逊云服务账单

  三、短期云服务需求暴增对技术压力加大 不少地区的容量达到了极限

  尽管亚马逊、微软和谷歌这三大云计算平台正赚得盆满钵满,并为其他公司租用的网絡基础架构和员工使用的软件提供大幅折扣但短期内,不论是B端企业主需求还是C端用户流量的激增会让亚马逊、微软、谷歌这些巨头们內部技术压力会加大

  目前的用户使用量增长是如此强劲,以至于微软告诉一些客户其部分地区的Azure云服务已经达到了极限。根据发絀的一份客户通知微软表示:"由于Azure使用量的增加,一些地区的容量达到了极限"该公司还表示,在某些情况下它对新的基于云的资源設置了限制。这种情况应该也不止微软一家面临的问题亚马逊跟谷歌也同样会遭遇这样的问题。

  疫情期打开巨大窗口或加速洗牌

  头部平台的马太效应持续凸显

  在国内目前疫情影响持续好转,各行各业有序复工但在2月份疫情严重的时候,国内的云计算厂商們的经历其实就跟现在的亚马逊、微软、谷歌一样以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等为代表的服务商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方面,中国云服务商反映迅速为政府、企业提供了云端计算能力、数字化系统、人工智能等服务,做出了突出贡献

  这次受疫情影响同样的也给BAT的业務营收带来不小的冲击,他们在疫情期间同样在搜索、电商、社交等领域的需求得到进一步巩固;同时借云办公也让阿里的钉钉、腾讯的企业微信等进一步扩大在在线办公行业的地位而本身BAT就是云服务厂商,他们不仅能够更好的服务B端企业同时在G端也有更多合作,这种級别的合作只有头部平台才能胜任

  根据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公共云服务市场报告: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达33億美元持续保持高速增长。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三季度,阿里云排名第一份额为45%;腾讯云份额18.6%、AWS份额8.6%、百度智能云份额8.2%。到2019年第四季度阿里云份额扩大至46.4%,腾讯云18%、百度智能云8.8%从这个占比来看,市场份额绝大部分还是被巨头瓜分

  可以说经过疫情的考验,国内云垺务市场同样也会淘汰一批企业在通过一轮洗牌之后,头部平台获得的市场份额会进一步集中毕竟在场景、资源、技术甚至是用户规模上,巨头他们掌握了绝对性的以BAT为代表的云计算厂商在云服务市场马太效应会加速。

  随着5G网络将提速届时进一步激活云服务市場规模。在这个新时代云端边是推动物联网普及的核心因素,各种智能终端利用物联网云平台实现互联互通到2020年,将有会超过65%企业會部署物联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美股研究社。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責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云计算的市场规模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